北辰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李敬泽小说家处在话语力量的围困中7z7z

发布时间:2019-07-12 20:31:09 编辑:笔名

李敬泽:小说家处在话语力量的围困中

19:30:25 ??来源:搜狐文化 ??

刚才一路赶过来,一边在车上坐着,一边怀疑人生的意义,觉得这么好的太阳,什么事不好办,这么辛辛苦苦地跑来在这儿说几句毫无意义的话。来了以后,我也感觉到虽说没意义,但是有意思,你比如我们2014中国文艺论坛暨中国文艺推介评审会,结果我一看到中国文字作品,有文学,有历史,有社科,有政治学,好像和文学也没什么关系,除了有前面几个和文艺有点关系,后面都是社科,我觉得设计者的设计真是有意思,不必说文艺,索性就文化好一点。当然这也说明了我们现在的文学的位置,就是说如果只剩下文学的话,可能大家都觉得不过瘾,也可能在座的诸位都觉得没有那么多话可说了。刚才说的好多好多话都无从说起了,所以我也理解这种设计。

而且刚才我也听到了关于现实,到底是有现实还是没现实,从这个单子上我们也看到,基本上是有历史、有未来,确实是现实变得极为稀薄,或者说站在现实来讲话,站在现实来虚构和想像,变得特别特别的困难。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不管怎么样,如果我们说2014年还是有一部虚构性,包括刚才解玺璋谈到《耶路撒冷》的时候,也根本没把它当虚构性作品来谈,可见在我们这个时代,作为一个虚构所面临的多大的问题注意的小说也就是《耶路撒冷》。我们都承认或者我们都觉得中国我们现在的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可能真的是行至水穷处,特别是我们刚才的单子上就能看得出来。但是我想正是在这样一个限度和枯竭之下,我们还是能够在像《耶路撒冷》这样的小说里看到一个作家运用虚构的力量,去力图整合和表现这些复杂经验的努力。

就徐则臣来说,他的意义不多讲,也有一点特别打动我,或者放在现在,包括放在去年,去年有好几部大师们的长篇小说,等等。如果放在一起来看的话,我觉得徐则臣的好处是他面对我们这个现实,面对我们这个复杂经验的时候的诚恳,我觉得一个诚恳的态度,怀着一个诚恳的心,我觉得这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现在可能真的很多人失去了诚恳,很多作家失去了诚恳,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讲,特别正像这个单子所显示的那样,我们的小说家处在各种各样话语力量的围困之中,上下左右。小说它自身的力量在那里?小说如何不像一个历史学家一样说话,不像一个一样说话,或者是不像一个所谓知识分子一样的说话,而真的像一个小说家一样的说话,我觉得这是对小说的极大的考验,有什么办法没有,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至少像徐则臣那样,对于我们今天的忠诚、诚恳可能是为小说走出一条道路的基本条件。

如何建立微商城
化妆品新零售
微信小程序的优势

上一篇:写给你我喜欢的女孩

下一篇:朋友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