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女子身患尿毒症继母为赚医疗费街边卖水果图

2018-11-02 13:02:18

女子身患尿毒症 继母为赚医疗费街边卖水果(图)

原标题:女子身患尿毒症继母为赚医疗费街边卖水果(图)

“美后妈”谢小波在街头卖水果。

女子为救重病继女拉着板车做小贩获赞“美后妈”

四川达州8月28日讯(靳廷江陈纬)嫁给前夫那年,她才21岁,只比前夫的女儿大15岁。6年后,前夫因病去世,她带着这个继女出嫁。没想到,继女21岁那年被检查出慢性肾衰竭,并逐渐转化成了尿毒症。为了救继女,身为家庭主妇的她走上街头做了一名拉着板车叫卖水果的小贩,把赚来的钱全部用于给继女治病。她省吃俭用,甚至不得不亏待自己的亲生儿女。她的故事在当地传为美谈,邻居们都衷心称赞她是“美后妈”。

烈日下的“水果西施”是美后妈

8月27日,热心读者刘伟先给打来,声称达州火车站农贸市场有一位“水果西施”,“她人长得漂亮,心灵更加美丽,亏待亲生儿女也要挽救前夫留下的身患重病的继女,被街坊邻居称为美后妈。她的故事感人至深,值得你去采访挖掘。”

听到这样煽情的报料,决定立即前往采访。

在刘伟先的带领下,一行在火车站农贸市场远远地望见到了他口中的“水果西施”谢小波。

尽管已是下午时分,达州依然烈日当空。谢小波面无表情地拉着一辆装满水果的板车,从农贸市场穿行而出。后面跟着一位身高约1.6米、皮肤白净的女孩。

在农贸市场入口外面,谢小波从板车上卸下水果,摆放在地上,拿出一把小刀,剔剪着一串串葡萄上面的枝蔓。

“对她好是应该的!因为她把我叫了十几年妈”

“拍照干嘛?”看到有人拍照,谢小波警惕起来,下意识的把水果筐子往板车上装。

当亮明身份,她如释重负,“我还以为是城管在取证呢。”但她断然拒绝了的采访要求,“别采访了,我不希望这市场里的人知道这些事情。”

刘伟先解释说,小贩也有竞争对手,“她不希望竞争对手嘲笑她。”

“有什么好嘲笑的呢?听说你对继女特别好,我们都很崇拜你啊。”说。

“我有那么好吗?”谢小波抬头望望站在她身边的那位女孩,眼里充满了爱怜,“婷婷,我有那么好吗?”

这位被她唤作“婷婷”的女孩害羞地一笑,蹲下身子把双手放在水果筐里,把玩着几个李子。

“婷婷就是她的继女。”刘伟先介绍说。

“其实也没啥,对她好是应该的!因为她把我叫了十几年妈。”

“你们要采访就采访婷婷嘛,我还要做生意呢,”谢小波说,“婷婷,把带回家坐嘛,要是他们能帮助你治病就好了。”

黄花闺女下嫁再婚退伍兵

婷婷把一行带到了她位于通川区西外镇阳平社区的家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个城市的角落里竟然有这样一个寒酸的家:一台电视机和一把电风扇是这个家仅有的两种电器,厨房里不用电,烧水煮饭都是用废木材生火,墙壁被烟火熏得黑乎乎的。

刘伟先对这个家很熟,“他们家是我们单位的对口扶贫点,逢年过节我们会来慰问,送点清油大米啥的。”

“这房子是我亲生父母给我留下的遗产,现在爷爷奶奶住在这里,我是两头住,有时候住继父家,有时候住这里。”婷婷说。

婷婷身份证上登记的姓名是“王中婷”,出生于1990年8月。她的亲生父亲叫王武学,亲生母亲叫陈绪芳。

“在我4岁半的时候,有一次左腿摔伤后长了一个很大的怪包,别人说我长大后也要残废,母亲受不了这个打击,喝农药自杀了。”提起早逝的母亲,婷婷泪如泉涌。事实上,腿上的这个包后来完全消失了,一点也没影响到她的生活和健康。

“父亲是一个退伍军人,曾经参加老山战役,是步兵班长。母亲去世一年后,他和妈妈结婚了。”这些年来,婷婷一直把谢小波这个后妈叫做“妈妈”。

“妈妈嫁到我们家的时候,才21岁。她也没啥怨言,一直勤俭持家,对我很好很好很好。”她连说了三个“很好”。

1998年,谢小波生下了女儿莹莹。“有了妹妹之后,妈妈对我还是那么好,别人给妹妹送的吃的,她都要给我分一半。”[1][2][3]下一页原标题:女子身患尿毒症继母为赚医疗费街边卖水果(图)

母女俩拉着板车准备出摊。

前夫病逝带着继女出嫁

“我们家本该很幸福的,可是好景不长,2001年底,爸爸突然被检查出得了尿毒症,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加重,2002年4月也离开我们了。”说到这里,婷婷忍不住放声大哭。

这时,谢小波收摊回来了。看见婷婷痛哭的样子,她什么也没说,只红着眼眶默默地为她递上纸巾。

王武学的病逝,让谢小波痛不欲生。“开始,我没想过再婚,是下了决心要独自把两个娃娃养大成人的。”

“看着儿媳妇那么辛苦,我们都劝她还是找个好人家结婚,不能耽误她一辈子啊。”王武学的母亲郎贵如告诉。

2006年,经人介绍,谢小波和现在的丈夫结婚了。“当时我就一个条件,必须带着婷婷一块儿过去,不能因为她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就不接纳她。我不同意她跟婆婆爷爷住,他们都七十几的人了,也没有任何收入,那能照顾得了婷婷?”

再婚后,谢小波和丈夫又生了一个儿子。“他原来就带着一个儿子,等于说我现在是四个娃娃的妈。”

继女患上了尿毒症

在这个重新组合的家庭里,谢小波成了四个儿女和丈夫的保姆,繁琐的家务让她无法抽身去找工作,全家人的经济来源全靠丈夫一个人打工承担。

生活很清苦,但看着儿女们一天天长大,谢小波还是从内心感到快乐和幸福。

2008年春节后,读完高三学期的婷婷决定出门打工,为这个家分担一点。谢小波没有阻拦她,“她的成绩并不是很好,她也说服我,打工并不是没出息的表现,同样也可以出人头地。”

婷婷去了成都,在一家化妆品公司找到了一份销售员工作。“每月工资2000多块钱,除了生活费和必要的开支,寄回家的所剩不多。”

彼时,她为自己规划的蓝图是:努力工作,争取做到销售主管直至经理。

然而,2011年10月的一场病,把她的梦想化为了泡影。

有一天,她突然感冒发烧,与普通感冒不同的是,脸和脚都出现了浮肿。到一家诊所抓药时,医生怀疑她有肾病。

“当时我一听就着急了,马上给妈妈打,妈妈也着急了,叫我赶快回达州做个详细的检查。”

当月,达州市中心医院确诊婷婷的病是“慢性肾衰竭”,并且已经到了终末期,即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尿毒症”。前一页[1][2][3]下一页原标题:女子身患尿毒症继母为赚医疗费街边卖水果(图)

王中婷在做家务。

为救继女毅然上街做小贩

得知自己的病情之后,婷婷如遭晴天霹雳。“我觉得自己的命太苦了,上天对我太不公平了。”痛哭之际,她甚至想到了轻生。

“无论如何,妈妈都不会放弃你,妈妈一定会想办法给你治病。”谢小波的话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尿毒症的治疗,需要长期进行血液透析,这需要很大一笔钱。家里本身就不宽裕,钱从那里来?

家里没钱,谢小波就到处找亲戚借。“不少亲戚都不愿意给我借钱,他们觉得尿毒症花钱是个无底洞,当然主要怕我还不上。”

除了亲戚们的闭门羹,还有丈夫的怨言。“我能理解他,要是换了你,你有没有怨气?”谢小波问。

“但是有啥办法呢?婷婷把我叫了十几年的妈,我不可能不管她!”

谢小波作了一个让人无法置信的决定:“我去当小贩,去街上卖水果,挣钱给婷婷治病。”

2011年冬天,谢小波从一个家庭主妇转型为街头小贩,拉着一辆板车,到农贸市场批发水果,然后沿街叫卖。

“有啥不好意思的?有啥辛苦的?只要能给婷婷治病,再苦再累再丢脸我都不怕。”

渐渐地,她发现还是要有一个固定摊位才能多赚一些钱。于是,她到达州火车站农贸市场租了一个摊位,“每天上午在摊位上卖,下午市场里顾客少了,就拉到市场外面叫卖。”

“生意好的话,每天能赚到七、八十块钱,平均一个月下来有1500元左右。”

“婷婷每周要透析两次,每次透析加上药费要400元以上,一个月4周,需要3000多块钱。”提起婷婷需要长期做血液透析,谢小波还是为将来的的治疗费感到头痛,“但是你们不能让婷婷感觉到困难哈,我们这都是私下聊天。”

“美后妈”感动街坊邻居

“这样的后妈,我活了大半辈子也还是次看到。”谢小波的邻居朱家芬告诉,“为了婷婷,小波还亏待了自己的亲生儿女。现在家务事都是让莹莹去做,这个暑假都是莹莹在给她妈妈送饭。”

“从我病了后,妈妈确实有点偏心,好吃的都留给我,也再没给妹妹添置过新衣服,都是穿我的旧衣服。”婷婷说,“我从来没给妈妈说过一句谢谢,我都记在心底的。”

“谢小波为婷婷的付出,街坊邻居都看在眼里,也深受感动,大家都叫她美后妈。”阳平社区党支部书记吴澜告诉,“前段时间,我们社区为婷婷组织了一次募捐,父老乡亲们一共捐了两万多块钱。”

“但是这点钱也只能解决她的燃眉之急,相对于她康复尤其是将来进行肾移植所需的巨额医疗费用,这还只是杯水车薪。如果有医院或者爱心人士愿意帮助婷婷,那就太好了。”吴澜说。

原标题:女子身患尿毒症继母为赚医疗费街边卖水果(图)

原文链接:

稿源:新华

作者:

前一页[1][2][3]

售楼部绿化
挖岩机
白蚁防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