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受伤工人被丢在医院各方说法不一

2018-06-07 13:57:31

受伤工人被“丢”在医院? 各方说法不一

新桂-南国今报柳州讯(蔡苑)“老板把我‘丢’在医院不闻不问。”昨日,从外地来柳打工的兰某向今报反映,他在工作中不慎从高处摔下,全身多处骨折。第一次入院时,老板承担了兰所有的医疗费用,但当他再次留医治疗时,老板却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他现在只能“赖”在医院里,处境尴尬。

兰某从都安瑶族自治县来柳,在沙塘镇右灵村螺丝岭大桥工地做杂工,平时在工地上帮着守夜,收拾建筑材料。去年9月30日晚上10时许,工地上的一根泵枪管被堵住了,所有工人都被叫去疏通管道,兰也在其中。当兰检查管道时,脚下的便桥突然侧翻,他从10米高空坠下,掉在围坝的鹅卵石上,当场昏了过去。

事故发生后,工地负责人覃某及安全员将兰送到柳钢医院。经医生检查,兰全身多发性骨折,腰椎、肺部、前额均有损伤。当时,覃某向兰的家属表示,兰是在工作时受伤的,工地会负责他的医药费。

但覃某又告诉家属,只有出了院,有了病历才能谈具体的赔偿。

“为了谈赔偿问题,岳父腿上及腰上的伤还没好就出了院。”兰的女婿说。出院后,覃的态度却不明确,兰又去做了司法鉴定,证明此次摔伤已令其身体达到残疾标准。兰的家属与覃某进行了多次谈判,最后确定赔偿金额为3.5万元。“但覃却一直拖着没付这笔钱。”兰自今年1月4日出院后,因为没钱治疗,一直住在工地里等着商量结果。

6月7日,兰感到左腿疼痛难忍,于是住进了柳州市人民医院治疗,取出了左腿上固定钢板的两根螺钉,之后一直在医院里休养。

7月5日

受伤工人被丢在医院各方说法不一

,覃某没有经兰同意就替他办理了出院手续,兰及家人认为兰目前还没有康复,覃的行为太不负。

兰的主治医师告诉,过段时间,兰还要拆钢板,左脚踝恢复的情况也不太理想,治疗费用可能还要几千元。兰称自己家里很穷,拿不出这笔费用,因此现在一直呆着医院不肯出院。

“我们想申请劳动仲裁,但没有劳动合同。”兰的家人说,因为兰某在做工前没有和覃签定劳动合同,即使去仲裁也可能不会有令他们满意的结果。

昨日下午联系了工地负责人覃某。覃称,他办理出院手续是经过医师许可的,医师认为兰目前的状况可以回家休养,暂时不需要住院。覃否认了“拖着不赔偿”的说法,表示自己除了已帮兰支付4万多元的医疗费外,还愿意赔偿3万多元,但兰家人不同意,提出至少要赔偿6万元。至于兰的赔偿及今后的治疗费用问题,他还得和公司领导商量后才能决定。

真空感应熔炼炉厂
1400℃双温区管式炉厂家
超值开启式管式炉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