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渐晴姜茶

发布时间:2019-06-25 10:31:24 编辑:笔名

江茶看着那张报名单,想着怎么填,不自觉的咬着嘴巴。↑杂』志』虫↑这是江茶的小习惯,在写东西或者认真做什么的时候,她会不自觉的咬嘴巴。有时候一个不注意可能会把嘴巴咬出血,所以江茶妈妈让她随身带着江茶痛恨的苦瓜味的唇膏,以防她又控制不住自己。虽说唇膏闻不出什么,但是这个味道到嘴里足以让江茶不再咬了。不过江茶在来A城的时候,故意没有带,她妈妈也没有注意。江茶当然知道那唇膏很有用,但是江茶忍不了那苦瓜的味道。江茶在填表格的时候,咬到了嘴唇的肉,疼的江茶一抖。段悯一直在看着江茶,自然也看到了她的小动作。段悯在想,要是现在自己次看到江茶,他一定会认为江茶是个文静到不会引人注意的女孩。但是江茶不是。所以,段悯很想了解眼前的这个女孩。虽然,江茶到现在为止,都是一副略显防备的样子。江茶把报名单递给段染,问他要什么时候面试。段染看了一眼报名表,然后递给了段悯,江茶看似很诚实的写自己什么都不会。段悯把报名表叠起来,压在一个本子下面。江茶写完就想着自己要怎么说她想去领生活用品。江茶站起身,问段染,领生活用品的地方在哪?她觉得段染虽然不是个好人,但是比段悯好点,毕竟段染是学生会主席,江茶问他问题,总比问段悯靠谱不少。段染听出了江茶的弦外音,指向了外面的一个方向:在那,你后面教学楼的一个玻璃房间里。江茶看向后面,那有很多人。江茶已经在思考自己要来回几次,才能把那些东西弄完。江茶知道,她可以找段悯帮忙,但是江茶就不想和段悯有太多交集。不然,到时候江茶不去面试,就感觉欠他个人情。她抿抿已经被咬的轻微发疼的嘴唇,想从段悯身边穿过,把行李拿过来。但是段悯把她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了。段悯抽出行李箱的拉杆,跟段染打了个招呼,就拉着江茶的书包带走了。他把江茶的小九九憋了回去,江茶只好跟着他。江茶的黑色双肩包在太阳下晒的发烫。到了棚里以后,江茶也因为忐忑而抱着它没有松手。所以导致双肩包自身的温度一直没有降下去。江茶在太阳底下站的时候,还后悔过自己为什么要带个黑色的书包来。江茶撇撇嘴,能怎么办,受着。江茶想着为什么自己的书包这么重。她记得自己明明就在包里装了个本子,空杯子,和报名所需要的资料,不应该这么重。她琢磨琢磨着,突然想到自己昨天在包里装了把太阳伞,还有一管防晒霜,一瓶防晒喷雾。江茶有一种想把书包扔在地上,拿出伞和护手霜扬长而去的冲动。但是不行,段悯在前面,她连包都不好拿。但是她都能感觉到她的脸现在被晒的很红。段悯拉着江茶的书包带向玻璃房走去。江茶抬头看段悯,发现他那本来很白皙的皮肤也被晒红了。江茶突然有了负罪感。江茶很不喜欢别人为了她付出什么,因为江茶觉得这些都是人情,总有一天是要还的。即使别人并没有在意这些,江茶还是不喜欢欠别人。看着段悯越来越红的皮肤,江茶想着他应该是没有涂防晒霜,毕竟他的出现是个意外。江茶虽然才到A市不久,但是A市太阳出了名的毒她是知道的。所以,江茶觉得自己应该给段悯涂涂防晒霜,不然段悯晒伤了,她就罪过了。犹豫了一会,江茶抓住他的外套角,拽拽他。段悯转过头,看到江茶那带着小纠结的脸被晒的红红的,段悯意识到他没有想到这一层。江茶说:学长,我书包里有防晒霜,你等我一会,我拿出来。段悯没想到江茶会主动找他说话。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松开了手。江茶拿伞的时候把防晒霜递给了段悯,段悯顺手接过去,但是江茶把伞撑开以后,就向段悯靠靠,把他笼在阴影里,没有要拿回那防晒霜的意思。段悯看着脸红红的江茶,想逗逗她,就把防晒霜挤在手上,向江茶的脸伸去。江茶的注意力不在段悯是动作上,而是在段悯的身高上。江茶想把伞撑到段悯头上,但是她发现自己要把胳膊伸直才能到那个“海拔”。江茶刚抬头看看伞的位置,就碰到了段悯伸过来的手。段悯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江茶还没有反应过来,段悯就看起来很淡定的揉江茶的脸,把防晒霜涂匀。显然江茶黑框眼镜很碍事,段悯把她眼镜拿了下来,别在自己的衣领上。江茶的整张脸算是露出来了。平时因为眼镜挡住而看不太清楚的眼睛里流露出惊讶与呆滞。算不上肉的脸软软的,但是很有弹性。段悯其实一直对女孩子化妆不感冒,他觉得女孩子现在正是年轻的时候,素面朝天、干干净净就挺好,本来就很健康的女孩子不需要用化妆品来证明自己的年轻。但是段悯的这个想法曾经被妹妹吐槽过,说他是“直男审美”。不过江茶很显然没有化妆,只涂了防晒霜,也已经差不多掉完了,额头上的小痘痘看的很清楚。段悯突然觉得江茶很单纯。段悯在意识到这个想法的时候,并不排斥,虽然他知道江茶一定不是个省油的灯。段悯在涂完防晒霜后,就把眼镜给江茶带上。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是很熟练的。虽然段悯的心跳的就像刚跑过一千米一样。段悯把伞接过去,拉着江茶的书包带继续走。江茶很凌乱,她把防晒霜给他,是想让他自己涂,不是给她涂。他好像是想多了。而且,他为什么那么熟练。事实证明,就像江茶想的那样,段悯不会自己动手,他指挥别人帮自己,而不是自己动手。一个学生会的干事推着小推车,装着江茶的被子,暖瓶,军训服,洗漱盆......江茶本想帮忙的,但是段悯把她拉过去,说自己给她找到了一个好室友。江茶到了宿舍,一推门,就看到了一个和段悯气场有七分相似的女孩。那女孩头发染成墨绿色,眼睛大大的,淡棕色的瞳孔闪着淡漠的光,稍饰粉黛的脸上有一种没事勿扰的气场。指甲上是焦糖色的指甲油,身材高挑,一个有170,穿着普通的灰色短袖,黑色七分裤,仅露出一点脚踝,一双牛皮色马丁靴让她看起来很干练。那女孩在宿舍的门开门的时候,抬起头,看到了段悯和江茶。女孩先看了一眼段悯,又仔细但又很小心的打量江茶,怕让江茶看到。但是江茶看到了,看到清清楚楚的。但是江茶没有感觉到女孩眼睛里有敌意,那女孩眼睛里更多的是好奇。江茶对这个女孩的印象很好,但江茶知道那女孩应该是个外热内冷的人,应该和段悯是一类人,不好惹。那女孩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床上,过去挽住段悯的胳膊。江茶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退,但是那女孩说的话让江茶更确定她不好惹。”哥,你怎么现在才来?“果然是一类人。江茶默默的给自己点了个赞,自己看的果然没错。不过,江茶很显然又跑偏了,她又跑到了名字的“轨道”上,妹妹是不是应该叫断粮?段悯毫无诚意的和那女孩道了歉,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把已经离他很远的江茶拉了过来,江茶没有防备,吓了一跳。那女孩看到了江茶的没有控制住的表情,把她手里的太阳伞接过来,笑着说:“你好,我叫段黛兮,叫我黛小兮就好了。”江茶也算是反应比较快的,笑着道:我叫江茶,三点水的江。段黛兮很自然的把江茶肩包放在自己的书桌上:“我能叫你茶茶吗?”江茶笑着点点头。江茶这个“人来消”,又开始怂了。段悯把江茶的行李拖过来,指着段黛兮旁边的桌子,说:看那个,四号是你的床位。江茶这才想起来看看宿舍,这个宿舍很大,比招生简章上的照片还要大不少。四张淡绿色上床下桌的床具,一个淡黄色书柜,四个白色的柜子,大大的落地窗,浅绿色和白色相交的地板。一个很清新的宿舍。段悯看出江茶眼睛里的光,知道江茶很喜欢这个宿舍。段悯正准备邀请她们去吃饭,段黛兮就先开口了:“哥,你先回去吧,这用不到你了。一会收拾好啦,给你打电话,请我们吃饭啊。”段悯才想起来江茶还没有收拾行李,只好先出去,让她们收拾。江茶其实行李不多,就是江红胥姑姑给的东西多了点。段黛兮其实已经收拾好了,她坐在椅子上,看着江茶收拾东西。江茶知道段黛兮在看自己,她觉得段黛兮更多的是在打量自己。江茶想了想自己要说些什么。“黛小兮,你是什么专业的?”江茶想出来个好话题。段黛兮换了个舒服的方式坐在,说:”我专业是酒店管理。你呐?“

承德医院专治牛皮癣好
来宾医院专治牛皮癣
泰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