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又见背影

发布时间:2019-04-23 18:42:47 编辑:笔名

我的父亲不是什么声名显赫的大人物,但是他作为一名普通的农民,却是对自己的家庭和子女尽职尽责。有这样一个好父亲,是每个孩子的幸福与骄傲,我在心中深深想念他。

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为多挣一些钱,到北京做了一名业务员。放暑假后,父亲带我到北京去玩,早晨天还没有亮便去路边等候客车,坐上那种样子笨笨的长途客车,一路颠簸,饥肠辘辘,中午饿了舍不得买很贵的饭,就吃母亲为我们准备的鸡蛋饼,渴了就喝白开水,终于在下午的时候到达那个对于我来说很陌生的城市。

在那个暑假,我见到了天安门、故宫,看到了高耸的楼房和平整的水泥路,感受到了人来人往、车如流水的大城市气息。在那里,我也亲眼目睹了父亲的工作情形,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驮着一百多斤重的货物穿梭于大街小巷,有时需要到几十里地外的郊区工厂去送货,等骑到后人家说不要了,又只得拼命往回赶,一路舍不得买水买饭,回到住处不顾劳累做一顿简单的面条汤。父亲虽然自己节俭,但是对自己的孩子却是尽的努力让他接触和见识外面的世界。其间,父亲带我到卢沟桥玩,在入口处只买了一张票。我问他你不进去吗?他说来过好几次了,已经看过了,我在出口处等你,说完骑上车子就走了。从乾隆皇帝御笔题写的卢沟晓月开始,我走上宽广厚重的石板路,两旁是姿态万变的石狮,河底下有郁郁葱葱的水草,亲身感受到了这座在中外历史上声名赫赫的石桥的沧桑和寂静。我一边走,一边四处放眼打量,努力寻找是否在附近有别的道路可以到对面,终于在南边很远的地方隐约能看到还有一座跨过永定河的桥,我知道这是父亲可以过去的路。到了对岸,我等了近半个小时,才见父亲匆匆忙忙赶来,汗水湿透脊背,见到我,他说的句话就是,能数清有多少石狮子吗?

父亲在北京跑业务,一跑就是二十多年,这些年来,家中的日子渐渐地好过了很多,盖了新房子,买了新家具,我家在当时成了别人羡慕的万元户,我也如愿以偿地成为一个步入大学殿堂的大学生。但是只有我才知道,这个万元户来得是多么不易,我也知道父亲在我的成长中起到了多么重要的作用。

2008年,在家闲不住的父亲又去了北京,去了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城市,这次去,也是在北京门市送货。这种工作很辛苦也很累,他却说这比起以前太轻松了,因为现在是用电动三轮。这一干就是一年。到腊月二十二,眼看就要到春节了,父亲打回来说,挺想孙子、挺想家的,已经买好车票,明日即可回家。腊月二十三下午,天空阴沉,飘起雪花,人们早早地都回到了自己温暖的家,我却接到父亲在北京患病住院的消息。那一刻我的心也凝结成了雪花。我坐上北去的列车,从火车启动的那一刻起,心情非常矛盾和复杂,既盼望快点见到父亲,又怕见到后控制不住自己。车轮摩擦着轨道,颠簸着我不平静的心情,空荡荡的车厢里,我一人泪流满面。凌晨一点多,北京路面上已有了厚厚的积雪,出租车艰难行驶一个小时后,把我带到丰台医院,亲眼看到了正在病床上痛苦挣扎的父亲,他好憔悴,好焦躁,把我的身心冲击得支离破碎。

在北京,从给父亲做手术到恢复,我真真切切地陪伴父亲度过了十几天的时间。每当俯在病床前仔细端详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庞时,我发现父亲真的老了,头发白了,眼神呆了,身体迟钝了,但是他那颗永不服输、执著坚强的心仍然昭然若珠,当他偶尔清醒过来的时候,还不时用磕绊的语言给我描述着病好后的打算,说完便又昏昏沉沉地睡去。那些日子里,我日夜不眠地照顾着他,请的医生,用的药,虽然保住了生命,但也留下了严重的肢体残疾和手术后遗症。

2010年正月初五,在父亲的一再坚持下,我们回到了日夜想念的家,父亲的心情和身体一样恢复得很快,现在虽然半边身体不自由,但也能自己走出去活动了。而我也不得不在父亲的一再要求下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这段日子让我懂得了,父爱是可以享受的,但是却永远也还不清,永远也替不了的。我能好好工作就是父亲的心愿,对于父亲,我能做到的或许也只有这些了。

现在,我正在一个离父母并不遥远的小城市里开始着自己的生活。每当在街上不经意看到那些衣着相貌与父亲相似的人阔步行走在路上,就恍然间似乎看到了父亲正说笑着迈着有劲的步子朝我走来。我心中柔软的地方就这样被触动,于是长久地默默地注视着那人远走的背影,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枣强 王信

(:一羽)

孩子干咳比较厉害什么药效果好
宝宝轻微咳嗽怎么办
幼儿咳嗽吃什么药效果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