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回忆我的老师白月霞

2018-08-08 18:50:13

距离2002年一次七月高考过去十五年了,距离我次见到白老师也有二十二年了,我从没有想过我的老师会在同一天和我一起参加高考,并且他如愿以偿圆了他多年的大学梦。

至今我仍然记得白老师次给我们上课的情景。那是1994年9月1日,我升入了本村小学五年级。上课铃响了,一位年轻的男老师轻轻走进教室,乱哄哄的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恭恭敬敬地坐着,齐刷刷看向我们的新老师,他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非常严肃地对大家说:起立!全体同学 都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说:老-师-好!老师的目光好像在注视每一个同学,他说:同学们好!请坐下!他顿了顿又说:以后我和大家一起学习语文课本,我叫白书乐,以后叫我白老师就行了。然后用粉笔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黑板的右上角。他的字刚劲有力,非常漂亮。在白老师的带领下,大家暂时收起了好奇心,开始认真学习五年级上册课《长城》。首先,他自己朗读了一遍课文,然后是领读。他的声音抑扬顿挫、引人入胜。我们也读得非常专注、认真。整个教室都弥漫着新书特有的淡淡的墨香。我们埋头读书的时候,他倚靠在教室门口,手里拿着课本注视着同学们。阳光正好洒落在他肩上抢险工程车
,我的白老师身上散发着神圣的光辉。这个场景是铭刻在我记忆深处美好的画面之一。

放学的时候,我有点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学校,觉得校园里的每一花每一木似乎都在朝我微笑。一进家门,我就开始找妈妈,边找边喊:妈!妈!我们班换新老师啦!妈妈正在厨房做饭,她看我这么开心就问:新老师是谁呀?我说:妈,他叫白-书-乐!这个老师讲课讲得可好啦!妈妈说:白老师是高材生,他高中一毕业就来小学教学了。他当年考上了省里的一所重点大学,因为种种原因,他父亲没有让他去读大学。这是他一辈子的遗憾了。 我听了心里酸酸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妈妈安慰我说:遇到这么好的老师不容易,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能辜负老师的栽培。我只是默默点了点头。之后再在教室里看见白老师,他的形象更加高大了。十一二岁正是激发求知欲的年龄,无疑,白老师给予了我不尽的学习动力,激发了我无限的学习热情,端正了我的学习态度并让我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每天天不亮我就起床大声朗读课文,做好复习和预习。有时候下大雨或者下大雪,同村的个别同学就会无故旷课不去学校。我是坚决抵制和非常鄙视这种行为的。我想:整个村子才多大?为什么要旷课?老师准时出现在课堂上,如果教室里没有多少学生,老师是什么心情呀?无形中我就把勤奋的自己和懒散的同学区别开了。天气越是恶劣,我去学校越早。雨雪冰雹,风雨无阻。上学路上还会念念有词,老师要求背诵的段落、文章都背诵得非常流利。老师不让背诵的只要我喜欢我也要求自己背诵下来。那是一段快乐的阅读时光。我一目十行的阅读速度和牢固的记忆力也得益于小学时期的用功苦读岁月。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那时候没有智能、没有络,电视节目也是有限的那几个。我也不怎么爱看电视。我就是爱读闲书课外书。家里厚厚的书我都看完了,许多都记不住名字了,因为有的书根本就不知道书名,是我爸把书的封面弄丢了。我记得的几本有《刘秀传》、《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三国演义》、《红楼梦》等。我如饥似渴地沉醉在我所能搜集到的读物里,阅读不但提高了我的识字水平,也提高了我的写作能力。在白老师的课堂上,我几乎每篇作文都被当作范文来读。而我也没有滋生骄傲自满之心,只是谦虚地低着头,有点害羞。下了课被同学谈论几句还会脸红的。

秋天渐渐走远,冬天的脚步近了,校园里的小白杨的叶子伴随着我们朗朗的读书声由绿变黄再到叶落尽。一进腊月,我们的学期就要结束了。白老师呕心沥血的耕耘也到了收获的季节。那时候的传统是:抽考。本乡的几所小学轮流到学区指定的小学考点进行考试。1995年学期末的抽考是到南刘村小学考试,离我们村有七八里路。一年级到六年级,每个班各选一定比例的学生去参加考试。和小说里写的一样,雪,在考试日前夜下了整整一晚,早上的时候才停了。妈妈早早起床把饭菜做好了,把鸡蛋煮熟了,这才叫我起床。我迷迷糊糊看见饭桌上有两个鸡蛋,大呼待遇真好,过生日的时候才给煮一个的。妈妈边看着我吃饭,边嘱咐我:这是你作为学生次代表班级参加抽考,你一定要好好考。我说:我一定考高分报答老师。当时心里美滋滋的,一点儿都不知道什么叫紧张!

吃完饭,我推着自行车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大亮,因为到处是白茫茫一片抓痒器
,所以也不是太暗,可以看见路。雪太厚了求购五谷杂粮磨粉机
,推着自行车很费力。七点整,我们班十来个同学准时在白老师家集合。到了他家,我发现学校的另一位老师冯艳玲老师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笑呵呵地看着我们。我才知道冯老师和白老师是一家人。老师点了名,人到齐了。然后等同学们开始陆续往外走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自行车后轮胎一点气儿也没有了。我哇得一声哭了起来。白老师安慰我说:别着急了。我载着你吧。我摇摇晃晃跳上了白老师自行车的后座。跟随前面的小分队出发了。村里的路还好走一点,因为有早起的人们已经在雪地里踏出了一条道。出了村,没有了房屋和树木的阻挡,寒风愈显凛冽,妈妈织的毛线围巾和帽子一点都不挡风,脸和脖子像被刀割一样生疼。我的手插到衣兜里还是冷。白老师在雪地里用力蹬着自行车,一句话也不说。他的身体弯起来像一个弓字。自行车就跟木头做的一样,吱吱作响,前进的速度比蜗牛快不了多少。老师用力蹬着自行车,应该已经累出了一身汗。我真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到那个考点去。我的同学们在前面,和我们拉开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我说:白老师,你自己先走吧,别管我了。我自己在后面跟着跑就行。别都迟到了。白老师说:那你跳下来吧。我的心咯噔一下,暗自琢磨:老师不会真的要把我扔在这漫天的雪地里了吧。我跳下后座,老师也停了下来,他看看表说:咱们步行一会儿吧,已经到南刘村了。这些房屋就是这个村的。才七点半,不着急。然后他看见我没有戴手套,就把他的手套给了我。我坚决不要。他假装生气地说:你必须戴手套,不然手冻僵了就握不住笔写字了,还怎么考试呢?我只好听从了,心里很是自责:一是昨晚没有检查自行车的气足不足;二是出发的时候把棉手套落在我的自行车车筐里了。看我难过的样子,老师开始不停安慰我。就这样走走停停,从大马路上走下来,一进村口就看见许多学生聚集在那个小学门口了。我心里暗自雀跃:太好了没有迟到!听老师简单嘱咐了几句以后,我们自信地进了考场。

那次抽考的成绩总体还不错。我们东贤店小学总成绩排名在全乡比较靠前。只是我们五(2)班好像不如五(1)班考得好。在白老师的带领下,我们班的同学们都投入到了与兄弟班一争高低的战斗中去了。一直到六年级毕业,白老师都教我们语文,他的爱人冯老师教我们数学。他们齐心协力把教学工作搞得风生水起,受到了学生们的尊敬和家长们的交口称赞。

小学毕业后升初中,后来升高中,和白老师的联系越来越少了,只记得有一年的大年初一,我和几个女同学去老师的家里拜年了。当初是计划年年去的。后来好像是越来越害羞,和老师失去了联系。

2002年7月7日,中国高考史上一个黑色七月。我坐在了高考的考场里,十五年的苦读浓缩在两天的考试时间里,我争取到了一个读大学的机会。我当时并不知道,在我隔壁的考场里,有我尊敬的白老师,他也和我一样接受了高考的洗礼,并且,他赢了,他的人生彻底逆转了。我考取了一所师范院校,他的成绩也不错,考取了那所学校的分校。那一年我19岁,白老师三十出头。这些情况都是后来我妈妈告诉我的。原来,白老师和冯老师都是代课教师,他们已经代课十几年了,每个月领取微薄的薪水。那两年,国家开始实行逐步取消代课教师的政策。并且,高考政策允许社会上的人都可以参加高考,白老师就争分夺秒在家里复习备考,改变命运,争取到了读大学的机会。冯老师留守家庭、照顾孩子,白老师背起行囊圆了大学梦。非常幸运的是,白老师赶上了一班政策顺风车,他一毕业就分配工作了。他回到家乡继续从事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以一个正式的有编制的教师的身份。听到这些消息,我非常激动。为老师的传奇经历震撼,为老师的奋斗精神鼓掌,为他满腹才华惊叹。

毕业后工作几经辗转,我还是选择从事教师这个行业。2010年8月考取了河北省的特岗教师,我的人生翻开了新的一页。2010年9月1日来到了武强街关小学,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记得堂课,我抱着课本、教案踏进五年级的教室,看到我亲爱的学生,三十多人,他们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难道自己上五年级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小不点吗?我站在讲台上严肃地注视着他们,想留下一个威严的形象。等他们都安静下来了,我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非常严肃地对大家说:起立!全体同学都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说:老-师-好!我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同学,然后说:同学们好!请坐下!顿了顿又说:以后我和大家一起学习语文课本,我叫白月霞,以后叫我白老师就行了。然后用粉笔把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写在了黑板的右上角,这一幕似曾相识。转身迎上了同学们渴求知识的目光,有一瞬间我是恍惚的,记忆里的某个闸口好像被打开了,我想起了许多年前的那一堂课,白老师挥舞着手臂讲课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我多想再回到家乡、再回到老师的身旁,坐在台下,做乖乖的小学生,再静静地听老师讲一次课。

白老师,您还好吗?愿您被岁月温柔相待,万事顺心安好!

(:water)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