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互联网时代你还在拿死工资吗雇佣制退出舞台

2018-07-05 12:50:08

当个人和组织的关系变得不再高度依附,当一个人就可以活成一家公司完成和世界的最短连接;而工资,作为个人和组织中间的交易载体,在这个互联时代,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因为雇佣制会退出舞台,合伙制会成为主流。为什么想问问您互联时代你还在拿死工资吗?

互联时代你还在拿死工资吗?雇佣制退出舞台 合伙制成为主流在北京,和国有银行的一朋友吃饭,他和我年龄差不多,毕业后一直在银行,规规矩矩,也算是做到了中层,年薪税后30万人民币,买了四环的小房子,谨慎的花钱过日子。他说他很焦虑。他说北京机会很多,好些朋友做了公司,前几年邀请他入伙一起干,但是他觉得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份稳定的收入,不敢放弃。

他看过当年觉得不如他的人现在赚了好多钱,也看到那些所谓的精英们,一直苦逼的挣扎在融B轮的路上。他觉得在北京这座有最活跃的创意,最多的资本,最密集人才的土地,但自己好像是这座城市的局外人,旁观者。这座城市的热闹,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而他这份薪水,越来越觉得鸡肋,吃不饱饿不死,就像每天的生活一样没劲。看似奇怪,但细想又合情合理。工资收入,这个大多数人传统的收入模式,在这一轮互联经济的浪潮中,正在变得越来越尴尬。

以前要稳定 现在要可能性

因为传统工资的模式,已经越来越不适合当今的新商业,尤其是互联商业。工资的增长模式是线性的,而互联商业的增长模式是指数的。工资收入模式的前提是,一个人是相对静态和稳定的,工资收入的增长是随着这个人专业度和经验丰富成正比的,是随着时间的线性增长关系。所以工资存在合理性的一般前提是,这个公司是稳定的架构。

你现在做一个公司,很少会做个公司十年规划,做个三年规划就不错了。因为现代商业一方面公司寿命越来越短,我先声明,这不一定是坏事。另一方面,一家公司的迭代速度非常快。互联最大的作用,在于产生了人与人更低成本的链接,更高沟通的效率,更高频的合作交易。一句话总结,就是增大了个体的链接力和影响力,和未来不可预测的想象空间。是有可能呈现爆炸式指数增长的。

所以工资模式其实是并不太适合互联商业,以为太慢了,太没有想象力了,股权模式其实更适合。

而另一方面,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资本回报率增速高于劳动回报率增速的时代。一线城市,你会发现,如果你仅仅靠工资收入,一般都是买不起房子,因为工资的涨幅一般跟不上房价涨幅;所以我身边好多人都有30岁危机,工作了五六年羽毛球木地板
,收入好像增长了,但是和房价,物价和自己不断增长的物质精神消费欲望比起来,反而觉得更不满足了。

而幸福的人,更多是前几年拥抱了资产泡沫的人,因为M2的指数来看,资产的增长一般都会超过工资的增长幅度。不像美国,这十年的物价指数基本没怎么涨,房价也没有升太多。所以,十年前的10万美元年薪,和现在的10万美元年薪,日子过得差不多。所以,线性增长的工资,其实开低了你在这个时代可能拥有的更好加钱。你的死工资收入走不向财务自由智能化将如何改变未来?具体到出行,汽车驾驶的智能化无疑是最热门的话题,从传统车厂到互联巨头,再到创业新秀,无不被卷入其中。下面为什么谈谈无人驾驶会实现吗,智能化会改变未来吗。

无人驾驶会实现吗?智能化会改变未来吗?智能化将如何改变未来?具体到出行,汽车驾驶的智能化无疑是最热门的话题,从传统车厂到互联巨头,再到创业新秀,无不被卷入其中。

上个月,通用汽车10亿美元投资无人驾驶初创公司Argo AI;2016年初,它还收购了无人驾驶创业公司Cruise Automation。去年8月,无人驾驶卡车公司Otto被Uber用6.8亿美元收入囊中。特斯拉在10月宣布,所有的车型都将配备全自动驾驶的硬件;Uber开始请客户乘坐无人驾驶专车,它的无人车队在美国旧金山现身;谷歌在12月,将无人驾驶项目成立为独立公司Waymo。

国内公司也不甘落后。3月1日,百度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由陆奇亲自挂帅。在去年,百度无人驾驶车辆在乌镇邀请乘客体验,并拿到了美国的上路测试牌照;华为也加入战团。据报道,华为正在与清华大学展开深度技术合作,目前在英国进行自动驾驶的相关测试工作。

作为每年消费电子的风向标,CES2017成为主打无人驾驶的科技公司的主场。除开传统车企和科技巨头,创新技术公司们也发挥了各自优势,国内智能驾驶企业驭势科技发布的针对城市空间的无人驾驶电动车引起了关注。但是,作为新兴的产业,这个领域,仍然有无数问题在被群众不断发问。

特斯拉的车祸在2016年引发了大众对于无人驾驶安全性的讨论,无人驾驶技术在何时才能正式迈入规模性的商业化;在实现量产的道路上,它所面临的阻碍和优势又是什么;车企和人工智能公司,谁又是实现自动驾驶的真正推手?

在未来,百度、谷歌、特斯拉、Uber等巨头,谁将建立最新的商业形态?而对于国内的无人驾驶领域的创业公司而言,它们又将以何等方式,推进自己的发展和运营?

你的死工资收入走不向财务自由

另外pc蛋蛋网站
,我注意到,在有些行业,工资收入,不仅有鸡肋,甚至可能是陷阱。

因为高收入,有两个特点:

第一是高风险。

第二是稀缺性

工资收入所对应的应该是低风险,因为工资意味着旱涝保收,但现实是,现在这个时代一个人因为不敢冒险,反而职场风险指数越来越高。因为当身边都是翻起的海浪,一艘平静的船,说这艘船稳定,就是个笑话;你能做的,就是不断调整船的姿势,和海浪同频共振,所谓动态平衡。

如果一个人领的是工资,但是所处的行业,让你越来越动荡,变得更容易被替代。那这个工资收入,不仅不是保障,而是职场陷阱了。

举个例子,我一好朋友,四线城市,和我年龄也差不多,政府机关领导一把手的秘书,绝对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有不错仕途,但他说他很焦虑。他说他和上海这种一线城市的朋友聊天的时候,虽然大家都很羡慕他现在貌似人生赢家的日子,但是,他说,

我有时候会听不太懂他们讲的一些互联的东西,我觉得自己的知识结构很闭塞,感觉自己落后这个时代了,有种out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想就会麻木,想起就会觉得恐怖。因为公务员这种看似稳定的饭碗,好像这几年也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了,而且体制内的很多制约,导致他很难开发自己的另一种人生可能。

他说我每次回家,就特别想和我聊天,觉得我能够带给他外面的世界的样子。所以,互联带给我们这一代人前所未有的机遇,和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也有一不留神被淘汰的可能。

当人工智能都开始淘汰华尔街的交易员了,未来有哪个人是安全呢?

带给我们的启示是,我们在挑选一份工作,和规划自己职场路径的时候,工资考量的比例,或许越来越不重要。或许我们应该多想想如何让自己变得不可替代,变得稀缺,变得有话语权。或许我们应该多想想如何抓入周期越来越短的机遇,抓住一次人生的资产泡沫,哪怕只有一次,完成原始财富的积累。

就像还在体制内的人,要时刻保持离开体制的能力;就像还在领工资的人,要时刻警惕,你的价值,可能一直被工资低估了。中产阶级确实在崛起,中产阶级也同样焦虑,至少,你不能跟着船一起沉。

我北京两个商业合作伙伴,一个去年从交通部大院里出来,做自媒体人了,做的还不错,一年几百万收入;另一个伙伴两个月前也从体制内出来,跟着一个牛逼的互联人做项目,收入还不稳定,但至少比以前开心。

当个人和组织的关系变得不再高度依附,当一个人就可以活成一家公司完成和世界的最短连接;而工资,作为个人和组织中间的交易载体,在这个互联时代,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因为雇佣制会退出舞台,合伙制会成为主流。

张小龙说我认为是一个工具,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目标,我并不认为一个工具是一个很低层面的东西,事实上人类从原始人进化智能人类的过程。就是因为人会制造工具,我们所用的绝大部分的产品本质上来说都是工具,但是工具有好坏之分,能够做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其实难度是非常大的,但是如果说我们要做一个平台,我会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那么为什么迟疑付费阅读?产品思维正在杀死?

是否应该尽快上线付费阅读?迟疑付费阅读的原因近日,神秘的小日先生因为「爱马化腾爱得深沉」,发布了一封公开的情书《付费阅读,写给马化腾的遗书,在这篇情真意切、恨铁不成钢的万字长文中,小日先生把迟疑付费阅读归结为两点原因:

1、迟疑付费阅读因为不够自信。「平台看似蓬勃发展,有价值的内容却越来越少。所以,公号付费阅读的不自信恰恰是平台把控能力的缺失所造成的。一个平台没有优秀的良性生态系统,只能被后发者厮杀得分崩离析。」

2、迟疑付费阅读因为害怕失去。「这么说吧,目前公号有多少适合付费阅读的?又有多少有能力去尝试付费阅读的?付费阅读后,哪些号是关注度骤减的?相信这一点马化腾也吃不准,而我们本身既做文化又做大数据,并有成熟文化产业运营经验的人砖厂脱硫塔厂家
,其实一目了然的。」

小日先生的分析,指出了内容生态的一些急迫问题,但遗憾地是并未切中问题的要害。看似对一切潮流慢半拍的跟进,并不是因为不够自信和害怕失去,恰恰是因为太过自信而太不害怕失去。一如我的一位朋友所说:很多公司是有野心没才华,少数公司有才华没野心。

产品思维正在杀死?

从即时通讯的核心功能切入,成长为当下中国移动互联的第一大入口,如果说「没野心」则体现坚守产品的本份、起码在第一产品经理张小龙口头上依然拒绝承认的平台属性,这就注定了在当下面临的三大矛盾与冲突,而是否上线付费阅读只是这些内在冲突的外在表现之一。

矛盾之一:流量中立还是个体倾斜?

小日先生说的付费阅读功能,其实是有的赞赏。

只不过赞赏是建立在消费者主权的理念之上,属于后付费、非强制性付费,不仅赞赏的行为是自由的,金额也是自由的(除了有上限规定),但这就意味着绝大多数内容生产者无法获得稳定、持续的现金流。

真正激怒小日先生们的是,对于各类良莠不齐的内容,在流量上实行无差别对待,这就导致「不转不是xxx]、「人生必须知道的xxx」一类的标题党、鸡汤文截获了最大流量,而一些真正富有营养、行文客观的内容点击平平。

后来在搜索框内又上线了「朋友圈热文」、「朋友阅读的原创文章」,试图以社交分发的方式给部分内容予以流量倾斜,但相比「得到」里集中呈现了19个作者专栏、豆瓣时间力推诗人北岛策划的诗歌课「醒来」,对优质内容的推荐力度如春风般绵软。

正是这种流量中立的态度,成就了今日内容生态的汪洋大海。

但是,即便的内容付费功能迟迟不推出,头部内容生产者依然不会跑步,不会放弃这块耕耘多时的自留地。和菜头是第一批入驻「得到」的专栏作者,但其公号依然在更新。起码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有哪个平台对内容生产者的吸引力超过。

迄今为止,仍然是最佳的自媒体平台,在这里,写作者能够清楚地知道他的读者是谁,来自哪里,他可以直接与读者建立联系,而无需任何中介。它让不同内容彼此竞争,最终在上复刻了现实布:国民普遍的受教育程度和审美水准决定了那些为小日先生所不屑的内容泛滥。

是否应该尽快上线付费阅读?答案是肯定的。付费阅读首先有利于帮助优质内容生产者获得收入;其次,有助于把敢于收费的内容与其他内容区分开;最后,理论上,这种付费墙有利于帮助用户识别优质内容。当然,建立付费阅读,还将进一步巩固第一内容分发平台的地位。

矛盾之二:坚守简洁还是顺应复杂?

要想理解,还得先理解张小龙和他的产品思维,这与小日先生的旧式媒体/内容思维截然不同。

互联在全球经济中喜马拉雅山脉般的隆起,使得产品经理的地位急剧抬升。但在许多中国企业界大佬看来,产品经理不过是和自己还隔着许多个汇报级别的才华横溢的下属而已。

被誉为当代最伟大产品经理的乔布斯,就很好地展示了产品思维的伟大:他有天生的艺术直觉,能从一堆创意中挑出其中一个,并以市场可以接受的最高的价格,让全球消费者趋之若鹜。

产品思维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把一款产品做到极致,极致的界面、极致的交互,我们日常生活体验,正是由从到枕头,一个又一个的产品体验连缀而成,产品也构成了我们区别于他们的身份属性。

当小日先生对优质写手纷纷出走而痛心疾首时,张小龙很可能毫不在乎,脑补下,他喷一口烟,淡淡地说,「谁告诉你是媒体?」这正是一个产品经理眼中鄙视链的开端。当然,这种安于产品本分、不具更大野心的心态,远比那些产品原型图还没划好就大谈生态圈的情怀党要好得多。

是的,从来不只是媒体经颅磁刺激
,它的原点是一款即时通讯产品。

无疑是PC时代最成功的一款产品,但始终逃不出对ICQ的模仿阴影。的遗憾之处,恰恰是可以称之为伟大的地方它开创了移动互联时代的人际沟通方式,它是与ICQ、截然不同的即时通讯产品。

现在我们看到的朋友圈、公众号、支付、生活服务,凡此种种诸多功能汇聚成的一个巨大生态,都是源于即时通讯功能,即时通讯就是世界的麦加,其他的功能只是伴生的副产品、匍匐于前。

矛盾之三:做产品还是平台?

张小龙依然坚持视为一款产品,即便有投行对其估值已超过千亿美元。

在2016年公开课上,张小龙说:「我认为是一个工具,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目标,我并不认为一个工具是一个很低层面的东西,事实上人类从原始人进化智能人类的过程。就是因为人会制造工具,我们所用的绝大部分的产品本质上来说都是工具,但是工具有好坏之分,能够做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其实难度是非常大的,但是如果说我们要做一个平台,我会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张小龙对的单一产品性的定位,注定了即便已经成为事实上的超级平台,它依然有一颗不愿长大、渴望单纯的心。

于是,从keso到小日先生,终于等不及去其他平台开设付费专栏,这也注定了当其他平台热火朝天推短视频、上直播,花数十亿元圈定优质内容源时,依然无动于衷,甚至连小程序都直接难以搜索,而需要与线下商户配合。

对流行的事物,的矜持和审慎,是一个好产品得体的应对。但如果作为一个平台,乐观主义的取向也许更合适。在张小龙看来,平台也许只是资本炮制的一个虚无的概念,不过是为了吹出更大的估值泡沫。

定义平台本身也是困难,因为很多时候「产品即平台」,比如、比如淘宝、比如滴滴,它们都是相当出色地解决了人类刚需的好产品,但同时,它们通过互联技术连供需双方或者多方,其影响远远不局限于产品的功能,所以,与产品不同,平台是连接者、匹配者和市场的设计者。

当一款产品所提供的服务日趋复杂时,就像今天,我们的生活几乎无法离开一样,张小龙需要面对的就不再是产品与消费者之间的双边关系,它还需要处理与政策、社会、道德等诸多关系。从这点看,固守乔布斯时代的打造极致、极简用户体验的产品思维,可能就不再合乎趋势。

也许,若干年后回望,今天付费阅读平台的难产,正是另一个转折的开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