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绿野微小说没有姓名的小女孩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48:40 编辑:笔名

没有姓名的小孩女         红灯酒绿,似乎成了这个城市的生活基调。就是我住的这个偏僻的小巷里,那些出租的小屋,许多外来妇女也在里面干着性服务的行当。   每天,许多嫖客在小巷里进进出出,好像把这儿当成了集市。我感到很吵闹,对那些打情骂俏的声音,心里有点烦。   真是猪狗不如,搞出病来才好呢。私下我狠毒地骂他们。   我在我租赁的小屋前一个水龙头下清洗刚从菜市场买来的青菜,准备开始做饭 。当我盆里的水倒出来集中在一处低凹的地板上,我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鞋子就去踩那些水,溅落的水珠弄得我满脸都是。   我赶紧站起来说:喂,小妹妹,别玩水,你妈妈会打你。   小女孩并没有停止脚下的活动,一边踩一边抬起她那娇嫩灵气的小脸蛋,调皮地嘟着小嘴,说:哼,才不会呢,我妈妈不会打我。   真是可爱的孩子。我笑了,把盆子往后挪了挪,蹲下身洗菜。 小女孩过来了就站在我身旁,看我把洗好的青菜放进另一个小盆里。我抬头看她,她就调皮地偏着头望着我,说:你不认识我吧?我点点头:对呀,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小女孩干脆靠近我,说:我和妈妈前天才搬过来的。   哦。我似乎明白了,又点头,问,哪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小女孩说得直截了当,同时蹲下身,将两只胳肢撑在小膝盖双手捧着她的小脸蛋。   怎么会没名字呢。我笑着看她,不相信。   没名字。她说得很肯定。   我有点犯糊涂,停下了手里的活,问:怎么会呢?别人怎么叫你?   都叫我小女孩。她说。   你妈妈也这么叫吗?    她说:不。妈妈叫我“喂。”   叫你“喂?”   嗯。她点着头。妈妈会说,“喂,你过来。”“喂,跟我走。”    我一时没了言语。眼前的小女孩这么可爱,但她却没有自己的名字,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我低下了头,不敢看小女孩眼睛里荡过的一丝失望和忧色。本来我还想问她,你就不想有一个名字吗,你该问问你妈妈。我没有说什么了,把菜洗好端进小屋,小女孩却自己跟了进来,坐在小木凳上。   叔叔。小女孩喜欢说话。你家没小朋友么?   没有。    你可以有个小朋友,找阿姨生个女孩   是的,可以。我边在木板上用刀切菜边点头同意她的观点。   那你什么时候有小朋友?小女孩追问。   我摇头:不知道。   唉......小女孩很失望,嘟着小嘴说,又沒小朋友跟我玩了。   我看小女孩很难过的样子,就安慰她说:没关系,你妈妈肯定带你玩。   小女孩坐在那儿,却默不作声。我回头看她,见她用手擦着眼泪。我点不知所措,赶紧蹲下身扶住她幼小旳肩膀,低声问:怎么了,小妹妹?   小女孩抬起头,泪眼汪汪看着手我,并忧伤地轻声说道:   妈妈不让我和她玩。   我沉默了一下,帮小女孩擦眼边的泪,再轻轻拍拍她的小脸蛋,笑着说:你妈妈肯定忙,有时间一定会带你玩。   小女孩却搖头,嘟着小嘴说:妈妈在前面另一间房子里,不让我去。她每天和好多叔叔一起玩......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但又有许多不解,可我又不能和小女孩交流。我的门开着,可以看到小巷里来往的都是陌生的男人,可以听到不同声调的女人招呼客人的声音,或者娇滴,或者柔情,也有大声喝骂的。但我不知道,这里面是否有小女孩的妈妈妈?   小女孩的娇嫩的小脸蛋看上去很忧伤,我想找一个话题让她高兴,就说:你爸爸会让你骑在肩上背着,像骑马一样到处跑......   不想小女孩依旧嘟着小嘴,使劲摇头,说:我没爸爸。   我皱了眉头:你爸爸呢?   小女孩再摇头:不知道。我没见过爸爸。有好多叔叔说是我爸爸,可我妈妈骂他们......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沉默默起来。我不知所措,完全不知该如何说话了。   ,我找到了一个话题,我问她:你怎么不去上学呢?   小女孩还是摇头发:不上学。   我笑着说:不上学不行,长大了什么也不会。   小女孩这次却露出了笑,会!   我偏着头好奇地问:会什么呢?   小女孩从小木凳上站起她那纤细的身子,明亮而充满天真的大眼睛看着我:   会的。我长大了,就像妈妈那样做小姐。   像是谁在我头打了一闷棒,头脑嗡的作响,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我愣愣看着这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她却笑吟吟地望着我。小姐一一这个黄色的代词,在小女孩看来是一种职业,就像医生教师,或者办公室的公务员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我不敢看眼前的小女孩了,把视线移开了她的眼睛。那是一双流水一般明净的眼睛啊,沒有任何杂质,清澈见底。我望着小巷沉默,沉默没有一句言语..... 共 169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手术治疗急性附睾炎成果好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上一篇:破碎

下一篇: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