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丁香遥远的现实科幻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50:21 编辑:笔名

章    “瑞斯将军,请您醒一醒。”一个身穿银色铠甲的士兵离瑞斯的床尚有五丈,便不敢前进一步,他皱着眉头轻声呼喊,生怕瑞斯将军听不到,但又怕吵到瑞斯,正在为难之际,瑞斯将军微微动了动,随即睁开眼睛,用极其低沉的声音说道:“士兵,有什么要紧的事?”他的声音不大,但穿透力极强。  那名银色铠甲士兵听到瑞斯的询问后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哆里哆嗦地说道:“瑞斯将军,塔里国的大将军马路卡在叫阵,他……他已兵临城下,一直吵着要……要杀了……”  瑞斯摆了摆手,从床榻上缓缓的坐了起来,顺手拿过立在床角的那口剑,那口剑没有剑鞘,剑刃之上也没有夺人的光芒,黑黢黢的像一根废铁,但谁都知道那口剑非但不是废铁,还是一件无坚不摧的宝物。因为,此刻它在一位伟大的将军瑞斯手上!  “我知道马路卡迟早会来,只是没想到他会来的这么快……”瑞斯自言自语的陷入了沉思。  在瑞斯的眼神里,似乎有一段往事,那段往事虽然已经结束,但世人用难遗忘,马路卡那死神一般的力量和无法诠释的眼神,此刻渐渐浮现……  马路卡,多么熟悉的名字,他有精湛的武艺和疯疯癫癫的模样,同时还有一把可以切断一切的宝刀,马路卡的刀法平平无奇,但其出刀的速度却已超出了人类的极限,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可以接住马路卡那雷霆般一击……  “瑞斯将军,是时候出去了。”士兵退后两步,低声提示着。  “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就到!”  士兵如临大赦般急匆匆退去。  战场是在一个长满杂草的战场,战场一望无际,开阔至极,金、银两色铠甲的士兵浩浩荡荡,绵延不绝。  瑞斯提着剑走到银色铠甲士兵的前边,国王忽萨正坐在马背上,他的一只胳膊此刻正滴着血,但他手上的长斧却没有扔掉。  “我尊敬的王,请您下马休息。”忽萨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峻的眼神中却夹杂了太多的情愫。  忽萨见到瑞斯,如释重负,一只大手用力地拍了拍瑞斯的肩膀,低叹道:“我的将军,你要知道,对面的马路卡是一个恶魔,一个一刀便足矣斩杀一切的恶魔。”。  “他不是恶魔,他的刀也不会斩杀一切,因为您还在这里。”瑞斯微微笑了一下,淡淡说道。  忽萨无奈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没有被斩杀,或许是对面的那个恶魔不想太快的结束这场战争。  瑞斯提着刀,注视着那个被人称为恶魔的马路卡,此时的马路卡正在微微的晃动着脑袋,那种不屑和傲气让人见而生厌。  马路卡见瑞斯走近,这才缓慢抬起了头,刀一般的眼神落在瑞斯身上,那种眼神叫人感到寒冷和不自在,前排的银色铠甲的武士不自禁的后退了半步,但瑞斯却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他知道,自己绝不能生出胆怯之意,胆怯只会使自己的剑产生细微的变化,而那种细微的变化会叫自己在一招之间由活人变成死人。  马路卡慢慢地提起了刀,一股阴冷的风随着刀起轻轻吹过,风没有声,但地上的草却摇摆不定。  瑞斯依旧看着马路卡,他没有动,更没有去看马路卡的刀。此刻,他心如止水,安静的内心世界能够听见草叶的哀鸣和自己的心跳。  瑞斯的站姿是经过无数次打杀而获得的方位,如果此刻仔细听,那口黑黢黢的像根废铁一样的剑正在低吟,它渴望鲜血的滋润,尤其是高手的血。  马路卡也没有动,静静的站在那,他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瑞斯的脖子,他的眼神中有很多种情感,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和杀戮,他终仍没有沉住气,瞬间发力,挥出致命一刀,那一刀是那样的迅捷,以至于没有人看清他是从什么时候,从什么角度发出来的,刀光像一条幻影,一闪即逝。  瑞斯也没有动,但他的剑上已经有了一滴血珠,血没有滴落,而是渐渐渗入到剑内,没有人看到瑞斯什么时候出的剑……  “纵使我再练习数年,也没有办法达到你的速度,你的剑真的很快!”马路卡踉跄一下,控制着不让自己摔倒。  “剑的速度再快也是由人控制,你的刀已经不再需要控制,因为你已经是一把刀,只不过你为何不惜生命?”瑞斯此刻缓缓地动了一下,他的声音始终那么低沉。  “我要见到一个人,他离我那样的近,我却感到如此遥远,我知道只有杀死他,才会回到过去,过去的时光是值得留恋的,可是有个人忘记了,记得夕阳的余晖里有两个人手里拿着啤酒,他们不醉不归……”马路卡嘴角吐出一口血,他乐了,他乐是因为他手中的刀早已不在。  瑞斯的胸前正有一把刀,那把刀无坚不摧、无往不至,原来马路卡致命的便是这一刀,临死前的一刀!这一刀足可拼的鱼死网破。  瑞斯没有躲过那一刀,他望着扎入自己胸前的那把刀,意识开始渐渐模糊开来,那些士兵的模样也越来越淡,他感觉自己越来越轻,终,瑞斯缓缓闭上了眼睛……  那是一个落日的沙滩,沙滩上躺着两个青年,他们先后睁开了眼睛。  “欢迎回来,瑞斯将军!”  “哦,简直像真的一样,没想到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你知道我不喜欢战争,我情愿那只是一场梦。”瑞斯按了按太阳穴,看着沙滩上无数的啤酒瓶,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暗想,难道自己又喝多了,可那种感觉为什么那样真实?  马路卡下意识地笑了,没想到我们两个竟然做了同样的梦,我在梦里便一直提醒自己,一定要杀了你,因为只有杀了你,我们才能到现实,或许那并不是梦,而是我们经历过的现实。  就在这时,一辆车飞驰而来,车急速地停在两人身前,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  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几个戴墨镜的男子,虽然他们都穿着笔挺的西服,但仍然能看见那若隐若现的肌肉。  瑞斯皱了皱眉,却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章    瑞斯和马路卡没有任何反抗,因为他们隐约感觉到在很远处正有无数的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此刻的瑞斯正竭力的思索这一切,但他想不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他和马路卡同是一个组织的绝命杀手,两个人是一起接受生死考验,终在八百名亡命徒的鲜血中走出来的,为了杀死八百名跟自己实力相仿的杀手,心理素质和身体的考验可想而知。  马路卡同样的和冷血,可是当两个人从那栋拥有八百名亡命徒的破楼中走出来时,脸上都有一丝释然和冷漠,他们彼此佩服着对方,过去和现在……  但今天遇到的事情太棘手,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被动的被人控制,在杀手生涯内,这或许还是次。  瑞斯和马路卡被捆绑起来塞入车内,汽车疾驰,终停在一片竹林边缘。  ……  “瑞斯大人,人已经带到。”一个黑衣人恭敬弯身,无比谦卑尊敬的禀报道,被称作瑞斯大人的是一个年迈的老人,他此刻正面对竹林,在他眼里,那片竹林似乎是一个幻影,瑟瑟的竹叶此起彼伏,但在他的眼里一切却都熟悉而又陌生。  “难道那个绑架自己的老头子也叫瑞斯?没有这么巧合吧。”瑞斯望着那个背影,心中疑惑不解,因为那个背影看起来竟那般熟悉。  “瑞斯,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希望这不是我的喃喃自语,或许你也会有这样的想法。”那个面对竹林的年迈老人缓缓回过了头,他望着瑞斯,似乎有种久违的感觉。  瑞斯却愣在那里,因为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因为那个熟悉的背影转身之时他竟看到了一个跟自己长相完全一样的人,只是对面那人比自己苍老了很多。  “你叫瑞斯,这怎么可能?”瑞斯望着对面苍老的男人,皱紧了眉头。  “我知道你会这样问我,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或许我是固执的。”苍老的瑞斯很疲惫的说了这些没头没脑的话,一个黑衣人立刻搬来一把竹椅叫老瑞斯坐下。  老瑞斯坐在竹椅上,他打量了马路卡一眼,之后目光落在瑞斯身上,许久之后不禁轻叹一声,没想到我二十五岁的时候竟然这样英俊。  “你有什么目的?”瑞斯缓缓说道。  “没有目的,我是那种不会和自己开玩笑的人,我怎么会去抓你,我是去请你,或许你不信,但事实真的如此,我和你是同一个人。”  “我和你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纵使我们有着相同的名字,模样也差的不多,但是我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因为我们不是同一类人。  “瑞斯,我知道跟你解释很难,我给你举个例子,就在方才,我派人请你过来的过程中,你是否想过反抗?”  “当然,但是我知道反抗是没有用的,我能感觉到很远处正有枪口对着我的脑袋,所以那种反抗的念头一闪就消失了,我要静观其变,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瑞斯没有隐瞒。  “就像你说的,你在时间的想法是反抗,但是终你却没有。但是,就在那一个瞬间,很短的一瞬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不会知道,但是,我可以讲给你听,在那很短的一瞬间,有太多的可能。  有一种是你反抗了,终被枪打爆了头,或者就是你反抗了之后终逃脱成功,还有一种结果,就是来到我这里。  当然了,来到我这里之前又有很多可能,你在车上可以反抗,可以杀死我的手下来见我,也可以逃跑,很多可能。  你绝想不到的是,那些可能都真实的存在着,它们已经发生了。  每一种可能都是一种结局,只不过每一种情况都存在于平行世界之内。  有趣的是,当你站在这里,就不可能知道其他情况发生后的结果,其实,这世界上有无穷无尽的你,我现在看见的你和五分钟后看见的你是两个你,你明白了么?”  “这是不可能的,我虽然一直是一个杀手,但是我知道你所说的是不可能的。”瑞斯听说过平行世界理论,但那些仅仅是理论而已,他想不到对面的这位老者为何会这般无聊。  “瑞斯,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现实,但是你面前的我,其实也是你,我是在你十五岁的时候,你某个选择产生分歧后,一直生活在与你平行世界的你自己,所以我对十五岁之前的我们很了解。  如今,我是特地从另一个世界跑来找你,是因为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而那件事只有你才能做到,我要你改变我的世界……”  “只要你付得起钱,我会做到的,但是你所说的,我绝做不到。”瑞斯沉吟良久,淡淡说道。  “我对你太了解了,现在的你仍在思考着如何逃走……”老瑞斯摇了摇头。  瑞斯看着他,深深叹息一声,他没有办法欺骗老瑞斯,因为老瑞斯确实猜对了他的心思。  “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瑞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件事我想单独跟你谈谈。”老瑞斯说完,早有几个黑衣人搀扶着他朝着一扇门走去。  瑞斯也经过了那扇门,那扇门门关闭之后,这个房间里便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番对话并不愉快,瑞斯听完老瑞斯的话后,感到震惊,那是他永远也无法想到的现实,那现实简直就是一场梦……  “这绝不可能!”瑞斯踉跄的退了几步,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无力,一双眸子里闪过一个影子。他是那般矫健英勇,他,也是自己的朋友。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或许你不会相信,但是那件事一定会发生,如果它没有发生,我便不会来这里找你,这件事影响了我和我的世界,那个人同样也会影响到你……”  “不要再说了,这绝不可能!”瑞斯现在的脑子很乱,但是他刚才已经看了老瑞斯给他看的画面,画面里,自己的确与马路卡展开了生死搏杀,而自己死去后,一方世界立刻变的黯淡下来。  “你必须杀了他,你的意识消失后,有一个平行世界也会消失,我也不复存在,还有那里所有的一切,刚才你已经全部看到。”老瑞斯叹息一声。  瑞斯的目光落在前方,前方空无一物,只有雪白的墙壁,老瑞斯的话语依旧在空气中盘旋,可是自己真的会那样做么?如果那样做了,那么马路卡的平行世界也会坍塌……  门打开了,马路卡看着从门内走出来的瑞斯,淡然一笑,他轻轻动了动头,一只大手便按在瑞斯的肩上。  “无论你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会跟你一起面对。”马路卡的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和信心,那种坚定与信心,只有朋友间才能体会。  然而一切并非他们想的那样,老瑞斯在门里轻轻地挥了挥手,似乎是在道别,又像是发号施令,突然之间,那些黑衣人举起了手中的枪。  “快逃——”瑞斯与马路卡几乎同时喊道。  枪声连成一片,子弹带着呼啸的风声在空气中穿梭……  “噗-噗-噗”  子弹穿透了瑞斯和马路卡的胸膛。  “永别了,我的朋友!”瑞斯断断续续的说道,他说这些话时,身体已经渐渐失去了知觉。  “永别……”马路卡伸着右手,他的手一直指着瑞斯,有一滴泪从他的眼角缓缓滴下,那是永别的泪,更是朋友间赤诚的泪。    第三章    风声依旧呼啸,这里是一片古战场,战场上正有两方军队对垒。  “瑞斯将军,您终于回来了!”一个身穿金色铠甲的士兵欢呼雀跃到。  瑞斯望着那个士兵,一时之间有些失神,因为在他的意识里,他所统领的是银色铠甲士兵,为何如今会变成这副场景。 共 604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性不孕
哈尔滨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

上一篇:夜75

下一篇:那个活在生命里的人

友情链接
发际线如何调整 上海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浙江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浙江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东莞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外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杭州有哪些小儿内科医院 遂宁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石家庄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唐山有哪些综合医院 邯郸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衡水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株洲有哪些肝炎医院 衡阳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岳阳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常德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怀化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黑河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绥化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丹东有哪些IMCC医院 丹东有哪些其他医院 阜新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铁岭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葫芦岛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芜湖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宣城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延安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海西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丽水二级医院哪家好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小儿口舌生疮 孩子口臭 婴儿大便干燥怎么办 幼儿小便黄 婴儿有眼屎 婴儿有眼屎 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婴儿有眼屎 小孩小便黄 儿童小便黄 小孩上火怎么办 2岁宝宝流鼻血 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孩经常流鼻血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小孩中暑的症状 孩子口臭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孩子中暑症状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如何知道宝宝是否中暑 小孩中暑的症状 小孩睡觉流鼻血 宝宝中暑症状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中暑的症状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办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三岁宝宝流鼻血 小孩老是流鼻血 三岁宝宝流鼻血 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眼屎多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