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魔王级奶爸快穿

发布时间:2019-06-25 10:32:51 编辑:笔名

小天使, 看到我就是你的购买比例不足哦, 甜甜作者君躺平任你推。♀杂$志$虫♀他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的。如果能有飞云宫宫主站在自己身后,那丹心阁这些弟子以后再想欺辱自己,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这个家伙,毕竟是这个世界修真界强的存在。以自己现在筑基小修者的地位, 能有这么个强大的靠山,不用白不用!顾唐瞬间就把所有厉害关系理清楚, 也不在意秦君澈和别人会怎么想自己。只默不作声地继续看着秦君澈。对方好歹也是顾诺另一个父亲, 应该……不会拒绝吧?谁知道秦君澈只是淡漠地看他一眼。然后,带着他飞云宫的弟子,就这样拂袖而去。!!!顾唐很想朝他比个中指。举手之劳而已, 至于这么小气吗?!他看着秦君澈渐行渐远的颀长背影——这浑身上下散发而出的,生人勿近的冷漠,还真是越看越像他从前那个冰山道侣。顾唐也不太在意。秦君澈愿意帮他当然,不愿意他也可以完全靠自己。“顾唐。”东方羽目送秦君澈一行人走出大殿,目光转回顾唐身上,“朱长老会随你同去。若你真能用低级药草稳定产出二级药剂,只需能稳定在五分之一以上,那外门所有药草从此归你处置, 你只需定时缴纳一定量的二级药剂。”“多谢掌门。”顾唐朝东方羽作揖, “多谢朱长老。”“我们走吧。”朱长老拾级而下,“现在就去。”顾唐牵着顾诺, 和朱长老回到自己住的小木屋。此时虽然已经是中午, 但简陋的小屋里光线仍然十分昏暗。朱长老吩咐人送来不少低级药草, 整整齐齐堆在木屋的桌子上。顾唐随意扫了那些药草一眼,转身看着朱长老:“我需要半个时辰,长老可以在门外稍候吗?”“为什么要让朱师伯在门外等候?”抢着说话的又是默不作声但却一定要跟来的宁晚,“难道你的炼药方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吗?”他顿了顿,又说:“还是你根本就没法做出二级药剂,只是想欺瞒师伯,弄虚作假?”顾唐盯着宁晚看了片刻,突然笑了:“你说为什么?”“我怎么知道?!”宁晚皱着眉,几乎咬牙切齿地说道:“谁知道你又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像当年,欺骗掌门和我们说是受了伤,结果却是怀了野男人的孩子,还恬不知耻地生下这个小杂……”“宁晚师兄!”眼看宁晚的话越说越尖刻,顾唐连忙大声打断了他。宁晚的脸色难看得要命,但还是没把剩下那个字说出口。顾唐冷冷瞥他一眼,低头看了看顾诺。这孩子从小被人欺负,本来就有些敏感。宁晚那话没说完,意思却是人人都能听出来的。顾唐皱眉,揉了顾诺的小脑袋一把。他想了想,抬眸平静地看着宁晚,再开口时声音比刚才冷了许多:“宁晚师兄是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请师伯和你回避?”“不知道。”宁晚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其实长得颇为俊秀,但涨红了脸恨恨盯着顾唐的神色,很有些狰狞。顾唐嗤笑一声,懒洋洋说道:“如果我真能用一级药草稳定产出二级药剂,甚至是更高等级的三级药剂,这种炼药法随便哪个宗门都是求之不得的。我为什么要免费给人看呢?”宁晚愣了下,他是真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理由。“掌门和长老们总算没将我逐出师门,给了我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投桃报李,我优先选择和宗门做这个买卖。但……”顾唐的眼睛看着宁晚的眼睛,目光变得犀利起来,“也只是买卖而已,可不是奉献!”“你?!”宁晚张了张嘴,“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怎样?”顾唐淡淡问:“宁晚师兄总不至于,现在才想和我谈感情吧?”他说着微微一笑,苍白瘦削的脸上浮现一抹轻嘲。明明顾唐还只是个筑基期修者,宁晚现在只需要一只手就能让他生不如死。可是当他挺直背脊牵着顾诺站在那里,目光清亮地看着自己,宁晚却觉得,他好像又变成当初那个内门的天才修者。宁晚又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能发出。“朱长老,宁晚师兄,请吧。”顾唐一挥手,反身关上了房门。狭窄昏暗的木屋里,光线依然昏暗。简陋的土灶里升起一堆火。顾诺坐在一张小木凳上,双手托腮,一双大大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顾唐。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爹爹这么英俊过!连总是凶巴巴的宁叔叔和郑伯伯都吃了亏。“诺儿。”顾唐一边朝一只灰扑扑的瓦罐里扔着药草,一边问道:“刚才宁晚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嗯嗯。”顾诺拼命点着头。他才不会放在心上。而且……顾诺眨巴着眼睛,他才不是野种,也不是小杂种。他明明找到了另一个爹爹。那个爹爹还很高,很帅,看起来也超级厉害的样子!“爹爹……”顾诺想了想,还是小心地问道:“刚才那个人……他真的是我另一个爹爹吗?”那个大家都有点害怕,高高在上的飞云宫主。他刚才还抱过自己,也叫自己“诺儿”啊。“唔……”顾唐漫不经心地画着符阵,一边转头看向顾诺,“你希望他是吗?”“嗯……”顾诺难得有些扭捏,小脸红扑扑地,还是慢慢点了点头。“那就算他是吧。”顾唐满不在乎地说道:“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诺儿,刚才爹爹和宁晚说的话,你听明白了吗?”“嗯。”顾诺用力点头。虽然还是不明白,可以高高帅帅看起来很厉害的飞云宫主,可以算是自己的另一个爹爹。但是爹爹一定不会骗自己的。“所以谁是你另一个爹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想要不被别人欺负,靠得住的还是自己变强!”顾唐又说。“嗯。”顾诺再次用力点头。“从今天开始,爹爹会教你修行的功法。诺儿……”顾唐倒出一小碗药,递给顾诺。他弯腰,捏捏顾诺红扑扑的脸蛋:“等你变得足够强大,你不仅可以想让谁当你爹爹,就让谁做你的另一个爹爹。而且……”顾唐笑得温和,目光真挚地看着顾诺:“你到时候还可以,尽情地让别人叫你爹爹。”顾诺:“……”“好了。”顾唐站直身体,“我们就从现在开始吧。”木屋内,药香袅袅,伴随着顾唐古井无波的声音,和顾诺专注的眼神。木屋外,朱长老和宁晚安静地等待着。远在千里之外的一栋恢弘庄园里,秦君澈正沉默地肃立在一泓水潭前。波光荡漾中,顾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显得那样清晰:“那就算他是吧……你可以想让谁当你爹爹,就让谁做你的另一个爹爹……”飞云宫主的神色,本就比远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还要冷漠。现在更是如三九凌冽的寒风般,冷漠中还染上了一丝锋锐。仿佛有什么在那重重冰山下翻腾着,就要破冰呼啸而出。“对。”顾唐笑吟吟地点头。他对墨轻离态度已经比刚才好了很多,对对方对秦君澈的昵称也完全不在意,解释起来语气十分耐心:“既然飞云宫和如意门都想要,自然需要竞争。”刚才他确实不知道墨轻离的身份,但用脚想也知道。这些穿紫袍的人是墨轻离的下属,能和飞云宫主比肩而坐,怎么也该是出身大宗门的,地位很高的人了。所以他才会当着他的面和林斐提出交易。他赌墨轻离会好奇。再加上墨轻离摆明对秦君澈很感兴趣,这样对自己自然而然会存在一些想法。这种想法就会让他更在意自己的事……顾唐虽然修行万年,但在他修行的初,甚至还不如他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没有资源,没有功法,没有宗门可以依靠,只能全靠自己。富贵从来都在险中求。顾唐也知道,自己这样做十分冒险。不用秦君澈和墨轻离出手,以他现在筑基期小修者的能力,飞云宫随便出个过得去的外门弟子,就可以杀掉他。但也是因为如此,他只能赌。甚至……在这样的世界,死掉一个筑基期的小修者这样的事,大概真的会像是苍茫世间的一朵小小浪花,引不起一点点波澜。可是如果他能证明自己的价值,价值越高,反而越是安全。因为想要从他身上掠夺资源的人,就会愿意保护他。顾唐自己是不用修行,他总是要为顾诺着想的。他想到这里,又对墨轻离微微一笑。墨轻离的心情变得极其古怪。他能走到这一步,也不笨。瞬间就将顾唐的心思猜得七七八八。“你……”他顿了顿,看着顾唐脸上淡定从容的笑容,“你就不怕,我或者君澈一怒之下,杀了你?”

池州好的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丽水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武威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