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冬天的树

2018-10-13 12:21:35

对于北国的树我没有更多的好感。我甚至于有些恨。

那是儿时的一个灿烂的秋天,临居家屋后的一棵老梨树挂满了成熟的果子,引诱我这个纯洁少儿对她馋涎欲滴。当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战战兢兢地爬上她那“丰满”的身躯时,她不但没有将我拥进怀抱,赐予我果实,反而将我这个小儿掷于她的脚下,摔成轻伤,害得我终生不敢再爬树,甚至于“谈树色变”。

前几天,到南方的某个城市出差,对在那里生活的树很羡慕,没有冰天雪地的恶劣生存环境,一年四季总是绿色,总是温暖如春,总是打扮的分外妖娆,生活在幸福之中。

中国铁建梅溪青秀北国的树与南国的树比起来,常有一丝“可怜兮兮”的心疼,特别是在那漫长的冬季,零下40度的严寒,狂风暴雪不断的突袭,能不被冻死,生存下来,经受住考验,已经很令人敬佩了。

其实,北国的树生命力不但顽强,而且有一种令女孩子向往的神韵,他更像是一位挺拔高大、心胸开阔的男子汉。无论是田野里成排的白杨,还是悬崖上孤独的苍松;无论是农家院里的桃李,还是山村河边的俊柳,无论是人工种植的柏树,还是原始森林中的白桦,在白雪皑皑的冬季傲然屹立,其坚强意志,其岁寒品格,确实令人敬慕。

北国的树不但不冷酷,还具有许多浪漫的情怀。每当初春时节,春姑娘早早得把他从冬眠中唤醒,夏姑娘以企盼和思念的“泪水”给予丰厚的滋润,秋姑娘以她赤热的“目光”催化他的成熟和强壮,当寒风刮起的时候,他面带羞色地一丝不挂的脱落全部的叶子,回报树根和大地,赤裸着等候雪花姑娘的降临,沉醉于整个冬天,谱写一曲感人的冬日恋歌。

几天前,受春天的邀请,我来到滨海小城的西山野外,与生活在大连的白杨相遇。虽然大连的春天已经来临,但是小白杨的四枝刚刚透出一丝绿意,对春的气息反应不够灵敏,或许是还留恋在与雪花的冬日恋情中不愿醒来。我喜欢北国的白杨,因为他能代表北国的形象,他那挺拔的身躯、洁白的衣衫和那高瞻远瞩的大“眼睛”,常常令春游者驻足。其实,我更喜欢白杨树一生中始终不渝的“参天”理想。

北国的树,从不把冬天失去绿色看成不幸,无论它在山岗、在原野、在村庄,他都将风雪严寒当作锤炼自己的绝好机会,不畏惧,不自卑,积极向上。因为他始终坚信:既然冬天来了,春天还会遥远吗?

我一直生活在东北,一直认为北方美的风景不是姹紫嫣红的春天,也不是绿意盎然的夏日,更不是硕果累累的金秋,而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冬天。那雪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景是对冬天美好的歌颂、生动的诠绿地欢乐颂释。踏雪去欣赏银色世界的树,是人生浪漫的事。

每一个人在他的生活中都会遇到几株指引他前程,给予他西海岸帮助的大树。在向荣的春天带给你希望,在酷热的夏日为你遮阳,在金色的秋天收获你勤奋的硕果,在冰雪的冬天助你完善坚毅和顽强。我将继承具有北方传统的大树的品格,用我的成长和进步去感谢那些帮助和支持你的大树吧,以你的贡献回报养育树根的大地。

在春天来临的季节,我怀念冬日里令人敬佩的大树。希望他在新的春天向更大的空间发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