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祭奠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9:01 编辑:笔名

窗外,冬天。

风走的不烈,但是太冷,非常冷。树枝不知不觉就残破了,蚂蚁在残破开来的伤口处肆无忌惮地游走。风在吹。那树枝已经风烛残年,甚至连回光返照都没有。风裹卷着散满天空的雪花四处碰撞,没有目的,失去了自由。

风,雪,冷,组成了一个破碎的天空,阴暗。

我极不情愿地来到了这个不堪的天空下,这是一个错误。这实在是一个错误,实在没有比这更加离谱的错误了。

母亲告诉我猪快不行了。那是一头小猪仔,养着来年了杀的,好像农村人家养猪的目的就是为了杀,而杀猪的目的就是为了吃肉,就这么简单,就像猪活着就是为了死一样的简单。母亲说不行了,就是快要死了。可是就像父亲说的,昨天都好好的,今天怎么就不行了呢?没有人会知道的,当然,我也不知道。

雪有些大了,天空更加破碎,被一道有一道的雪花划出一条又一条的口子,惨不忍睹。

我在圈门前站着,那是一头红皮白毛的猪,乍一看是粉红色的,不过现在那身上已经不单单是粉红色了。

那肚皮紧紧挨着地面,前腿匍匐,后退直直的向后伸去,很滑稽,不过一定不会有人觉得好笑,当然不会,一头猪呈现如此的造型不是一件令人感到好笑的事,至少,我不觉得好笑。

爷爷是兽医,父亲已经把注射器拿了来,针头戳进了它的身体,它微微睁了下眼睛,紧闭的嘴巴“嗯哼”的一声,身体稍作抽搐,然后就静静地躺着。

不知会怎么样。

吃过午饭,父亲去看了一眼,说,完了,四脚朝天的叫唤。我恍惚一下子就想到了那滑稽的惨状:一头猪,临死前面对着天空在无奈地挣扎。

我想去看看,甚至是一种渴望,我冲到圈门前,我就看到了,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我相信你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还好我看到了,我可以给你说说。

在地上磨了一个早上、或许时间更长的四蹄和肚皮,肚皮上还有大小不一、块块斑斑的血印,肚子下面是掺杂着尿和粪和成的“泥水”。脊背紧紧挨着地面,脸斜朝着天,像是猪在哼一样地哼着,嘴巴不时地还能张一下,前腿和后腿有节奏地在虚空中刨划、勾勒、描绘……肚皮撑的很大,我似乎能感觉到它的身体里有一个残酷的生物正在吞噬着它的灵魂,侵蚀着它的骨骼,消磨着它的意志,让它体验着一种平淡的生不如死。那两只脚也似乎像是在驱赶着阎王打发来索命的厉鬼,那是它对生的渴望,但却毫无作用。

风有些猛了,残破的树枝被猛风无情地鞭挞着,肆无忌惮的蚂蚁已经远去。远处一大片铁青色的山,还有洁白如玉的某几个角落,是的,那只能是雪,是天地间自然的纯洁,就像猪是天地间普通的生物一样。

它还在抽搐,还在颤抖,还在挣扎,还在无奈……我忽然有一种大胆的想法:给它一下子,无论如何,赶快结束它的生命。对,这样,但是我终于也没有那样去做,静静地在旁边看着它死去。

它死了,它终于死了。父亲在门前地里的核桃树旁挖了一个坑,我把它从圈里拎了出来,它死的很复杂,眼睛微微张,嘴巴紧闭。从它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空洞、无奈,忽地,好像还看到了一丝超脱。我是打算让它瞑目的,但是想了想,好像它就应该这样死去。

父亲并没有给它一个真正的坟,它只是已经快要成为肥料。

风更猛,吹起一抷黄土在那破碎的天空中留下一道优美的惨淡的弧线,消失。

树枝更残破。

它死了,那为它祭奠吧。

共 127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描写了一头猪死去的过程,描写很形象,生动,语言也极富特色,比如: 风,雪,冷,组成了一个破碎的天空,阴暗。再比如:前腿和后腿有节奏地在虚空中刨划、勾勒、描绘……。小说明在写猪,实际在写生命,一个生命的会是什么样子呢?就是这个样子。它自己无能为力,别的什么也无能为力,“我”能做的就是想让它快点结束这种挣扎,但“我”却没有做。这又让人想起电影、电视里某个角色在生命的大喊:给我个痛快的云云。小说名为“祭奠”,这正点明了主题——生命的。能把一个残酷、不忍的过程描写的这样富有诗意,是很不容易的。那么“我”是不是就很残酷呢?这又得要回到主题:它死了,那为它祭奠吧。恰恰表明了目击者的柔软的心。小说是艺术,语言是艺术,用语言写出的小说那就不是一般的的艺术。张琼羽的微小说《祭奠》不负此名。欣赏佳作,点赞。推荐阅读。【编辑 云台文经】

1 楼 文友: 2015-01-04 09:50: 7 新年新气象,欢迎新人到来,请加入江山新星群号:196646817。谢谢! 愿作云中台上客一画文章经纬分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1-04 10: :50 谢谢 收到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靠谱吗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收费怎么样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在国内怎么样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手术费用
友情链接